笔趣阁 > 大道魔医 > 第112章 不能惯着,晋级蜕变!

第112章 不能惯着,晋级蜕变!

?热门推荐:
????风澈真的以为江月初是要请他吃什么难得一见的大餐,他兴冲冲的就跟着去了!

????然而江月初只是在出门之后拐了个弯,进了风澈的房间!

????两人的房间格局是一样的,江月初径自去了浴室,在那大大的木桶里放满了水,手往进一放,那水面不一会就咕嘟咕嘟的沸腾起来。

????随后……便是让风澈目瞪口呆的一切!

????她在水里加了很多料!那暗红的、还散发着腥味的东西,是血吧?一倒下去,整桶水立刻变成了红色,空气中也是血腥的味道。

????然后便是许多分不清是什么妖兽的四肢?骨甲?

????最后便是许多灵草和活着的虫……虫子?

????最后完成一桶格外阴森的药汤,风澈几乎要被那奇怪的味道熏的当场吐出来了!

????江月初却在这时回头看了他一眼,扯开一抹极其天真的笑容,把那天弄到的狐皮红恨蝎的几条腿扔了进去,“瞧,这是正餐!其它的都是配菜!”

????风澈已经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了,笑的有些僵硬,“月儿,这么一大桶,我应该吃不了,我食量小的狠。”

????江月初一把拉住风澈,“别装糊涂了,又不是让你用嘴吃,过来,我答应请你,你别让我食言阿。”

????风澈却哭着脸道:“月儿没食言,是我消受不起,这样行吗?”

????江月初道:“不行,你怕什么?这药汤补的很,我难得请你一回,以后你再想要,说不定我还不乐意了。”

????风澈被迫重新站在了浴桶边缘,他看一眼那用料丰富的血红色的水面,再看一眼紧紧盯着他的江月初,那圆溜溜的眸子,大有不看他进去就不罢休的架势!

????“这药汤口味也太重了些……”风澈试图挣扎。

????江月初却把手臂一抱,“条件有限,狐皮红恨蝎是我目前找到可以入药的最高阶的妖兽了,还有更重口味的,你见都没见过,你到底泡不泡?”

????风澈顿时确定,自己是没得选择了,轻叹一声,“既然如此……不能辜负月儿一番美意。”

????说着,风澈下定决心一般深吸一口气,他把手放在腰上,眼神却是忽然一变,黑白分明的眸子闪过一道亮光,顿时看向江月初,“月儿,你就在这看着?”

????江月初盯着风澈嘴角那一抹忽然不太正经的笑,还有些奇怪,不过她道:“对啊,这药汤有些猛,我还要观察你受不受得了。”

????风澈笑了起来:“那多不好意思……”

????江月初皱眉看着扭扭捏捏的男人,但他分明是有些期待?弄不清那厮又在想些什么,江月初道:“药性持续的时间有限,你要进去就快点!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????“既然月儿都这么说了……”风澈放在腰上的手轻轻一扣,轻易将那腰带取下,又把外衫也一并脱下,颇有些潇洒的挂在一旁。

????手放在里衣上,正要脱的时候,却听江月初有点不淡定的指着他,“你脱衣服干什么!”

????风澈理所当然的说:“泡澡啊。”

????江月初这才反应过来风澈刚刚在不正经些什么!顿时飞起一脚,直接把他踹进浴桶了!

????风澈从水里冒出来,飞快抹一把脸,看着退到两米外的江月初,“月儿踢我干什么?”

????江月初白他一眼,“又不是让你去享受的,脱不脱衣服都一样,还是说你是暴露狂?”

????风澈一噎,随即呵呵一笑,“太紧张了,我开个玩笑而已,月儿莫生气。”

????江月初眼神看向别处,静静等了一会。

????而风澈也安静了许久。

????最后还是江月初先扭过头来,她看向风澈,却见他脸色有些泛白,嘴唇却是鲜红,头上也渗出不少汗水,静静泡在水里,打湿的衣服贴在身上,在那一桶绝对称不上美观的药汤之中,他竟被衬托的诡异的绝色……

????江月初顿了顿,问他:“可有哪里不适?”

????风澈看向月儿,眉心一皱,颇有些委屈的说:“疼,浑身上下都疼,哪里都不适,月儿,这蝎子肉能不能就吃到这里?我已经尝到滋味了。”

????江月初顿时有点黑线,亏她刚刚还在担心风澈,这厮怎么一点骨头都没有?谁能想到他求饶求的这么快?

????索性不问他了,江月初径自走过去,把风澈的胳膊捞出来,指尖搭在他手腕上瞧了片刻,风澈体内的灵气运转的很快,药汤并没有伤及他的身体。

????这才说道:“看来你是没有不适,那便泡着吧,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。”

????风澈又道:“可是我疼!”

????江月初被风澈这没出息的样子气的上头,忍不住回头瞪他,“你多大了!好意思喊疼?我五岁的时候就不知道是疼了!”

????风澈望着江月初的眸子,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因为忍耐泛起丝丝血红,“月儿也泡过这样的药汤?”

????江月初用平淡的口吻道:“这已经是最初级的药汤了。”说着,江月初耐着性子接着道:“这是炼体的药汤,我泡过不知道多少,对你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你能坚持多久便坚持多久,受不了的话出来便是。”

????她这算是在安慰风澈了。

????闻言,风澈却只是“嗯”了一声。

????江月初走出了浴室,却没有回自己的房间,她有点不放心风澈,决定今天晚上就在这守着了。

????炼体的药汤是有特殊的配方的,如丹方一般,她今天给风澈的药汤不算是多猛的,但对于并非炼体的修士来说,疼痛肯定还是超乎寻常的!

????江月初很清楚,这种炼体的过程是如嗜骨肉一般,分分秒秒都是折磨,风澈喊疼也是应该的……

????但他若能坚持下来,对他自然百利而无一害。

????夜幕降临,江月初也没闲着,她又祭出了丹炉,把白天买来的灵草都拿了出来,全部炼制了复颜丹、生肌丹和润玉丹。

????等到用完所有的灵草时,千日玉心终于剩下不多了。

????倒是有些可惜,若是翡翠池里没有那只魔灵,她完全可以再去一趟,但现在,她只能先放弃炼制这三种丹药了……

????长长呼一口气,江月初收起了丹炉和丹药,看一眼天色,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。

????再看一眼浴室的方向,江月初诧异的狠,这长长的一晚,风澈竟然一直这么安静?亏她还特意在房间设下隔音结界,怕别人以为这里有什么惨烈的凶杀呢。

????走进浴室,江月初看到的是风澈靠在浴桶中,墨发垂在桶外,脸色煞白,眉心紧锁,嘴唇也褪的毫无血色!

????脚下忽然加快,江月初探身拉起风澈,“风澈!”

????颇有些惊慌的叫了一声,风澈才慢慢睁眼,看着江月初的眼睛,“月儿,我可以出去了吗?”

????江月初被他这气若游丝的样子吓的不轻,顿时将他的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,“快出来!”

????风澈不客气的把身体的重量倚在江月初身上,跨出浴桶,在江月初看不到的角度,那苍白的嘴角却是微微勾了勾。

????江月初把他扶到床上,手忙脚乱的一顿检查,发现风澈一点毛病都没有!大概只是被药汤折磨的有些狠了。

????“你怎么不叫?”江月初松了口气的同时,问。

????风澈看着她,“怎么叫?”

????江月初道:“疼的话你可以叫我啊。”

????风澈却道:“月儿能受得了的疼,我也受得,不过……呵呵,我在心里叫了,叫了一整晚,止疼的很。”

????江月初看着风澈那张嬉笑的脸,有点无语,但他确实有点惨,一声不吭的挨了一整晚也有些让她刮目相看,语气难免温和了一点,“你睡一觉吧。”

????风澈扯住了江月初要走的袖子,“月儿去哪?”

????江月初道:“出去一趟。”

????风澈得寸进尺的说:“何时回来?月儿不在我睡不好。”

????江月初毫不客气的甩开他,这厮,果真不能惯着!“那也不关我的事!”

????风澈只能看着江月初走出去了。

????叹一口气,风澈猛的翻身下床,那敏捷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刚刚虚弱到样子,换下了湿漉漉的衣服,穿戴整齐,束起墨发,又是漫不经心的公子哥模样。

????若有所思的揉了揉自己苍白的脸,呢喃一声,“怪不得月儿总是对子言心软,这病态的模样还真好用……”

????走进浴室,风澈似是对着那一桶早就凉透的药汤发起了呆,想起了很久以前师父对着他摇头叹息,“若要炼体,药汤必不可少,只可惜天下没有此等方子,否则以你小子先天的能力加上后天的体质,怕是要成就一个逆天的神话!不过这都是天意!你小子也知足吧。”

????过了一会,风澈把手轻轻扶在浴桶边缘,只一瞬间!却见那浴桶整个凝成了一个冰雕!有忽然微微一震,碎成了无数冰沫子!就连其中那些兽骨也不见一丝痕迹了!

????最后,只留下一滩水迹!

????“这也是天意吗。”风澈低语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把昨夜炼制的丹药交给了联盟商行,之后所有丹药的利润都会由联盟商行直接存入她的铂金卡中,这也就意味着……江月初她暂时没钱了……

????又去佣兵公会转了一圈,接了三个二级任务,一个护送任务,两个杀妖兽的任务,算着时间,一天便能做完了。

????日落之前,江月初赶回城中,交了任务才返回客栈。

????她也没想风澈这一天都干了些什么,不过风澈自己按耐不住准时出现在她面前了。

????“月儿的药汤果真大补,不知何时能再‘吃’到?”风澈笑呵呵的杵在门口。

????江月初一点都不意外风澈会这么说,炼体的药汤强化的效果是极其明显的,她经历过无数次了,每次疼的要死,可当她掌握力量的时候,便觉得再疼都值得。

????风澈这是歇过来了。

????“你如果有高阶妖兽的兽骨,我不介意帮你动手调制。”江月初并不避讳道。

????“月儿要什么样的兽骨?”风澈问道。

????江月初抬眸,若有所思的看一眼风澈,忽然想到,有些兽骨她弄不到,不代表风澈也不行,这厮看着游手好闲,其实门路挺多,尤其是江湖之事,他懂的太多了。

????“你等一下。”江月初说着,拿了纸笔,把一大串名字列在纸上,随后递给风澈,“这些都可以。”

????风澈看了一眼,把纸折了放在怀里,道:“呵呵,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????夜里,风澈竟然说他要在江月初房里打个地铺蹭着睡,美其名曰贴身保护她!并且保证了一大堆!江月初统统无视了,强硬的把他轰了出去。

????再惯着风澈,他都要上房揭瓦了!

????再说了,她今夜还有重要的事情。

????同样是浴室,同样的药汤,只是方子变了些。

????调配好之后,江月初面色平淡的跨进了浴桶之中……

????熟悉的疼痛流窜在四肢百骸,江月初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!她在药汤之中盘膝而坐,引导着灵气运转,身体和经脉同时鼓动着,内外相合,江月初明显感觉灵气活跃了许多!

????在冲击境界之时,壁障似乎越来越薄弱。

????一次,江月初引导着灵气冲上下丹田,却猛然间停滞了!

????江月初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,死死咬着牙根,一刻都不敢松懈!晋级到了此刻,已经是箭在弦上,若不成功,后果不堪设想!严重的修为倒退都有可能!

????修炼讲求不进则退,一退便再难精进!

????本来晋级是极其慎重的一件事,世家子弟晋级之时都有家中长辈保驾护航,即便是散修,也要寻一处僻静之地闭关修炼。

????然而江月初却只选在这客栈之中,说她草率吧,却也不是,她经历过的晋级都是极痛快的,一来归功于体质的优势,根本不必有大多数修士所担心的,身体承受不住晋级时的强化。

????二来白医族的图腾是种入她的血脉的,即便没有人护法,图腾便是她的护身符!没有人能在这这种时候偷袭得了她!

????所以江月初才会毫不顾忌的直接在客栈晋级。

????只是,那怎么都无法冲破的最后一层关碍却仍然折磨人!明明她准备充分,此刻却仍然有后继无力的无奈之感!

????一次又一次,江月初不断的尝试,豆大的汗水汇聚在眉头,一滴一滴的落下。

????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当江月初再一次准备时,气海中却忽然突变!

????那沉睡在气海深处的九颗珠子忽然飞了出来!华光大放!经脉之中猛然间充盈着几乎要撑爆她身体的纯净的先天之炁!

????这变故发生在瞬间,江月初甚至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把那些不要钱似的先天之炁一股脑的推向了阻塞之处!堵在上丹田的壁障瞬间便碎了!摧枯拉朽一般!

????这最后一次尝试,快的不可思议!

????只听体内‘嗡——’的一声!神识中仿佛汇入了清凉的水,使得江月初整个人如置云端,经脉也在肆意的舒展,体内似又无限生机!纯净的先天之炁在体内奔涌,滋润着刚刚打通的经脉!

????而在浴桶周围,蓦然延伸出一个晋级法阵,一闪而逝,但是那代表着行气期的耀眼纹路却绝对错不了!

????若是有人看到,定会惊掉下巴吧!

????江月初竟然从化物期三层,直接晋级到了行气期一层!跳过了七个层次!

????又过了几个时辰,等到将体内的多到无处安放的先天之炁都吸收殆尽之后,江月初才吐出一口浊气,睁开了眼睛!

????眸中精光一闪而过。

????还是那个江月初,却又似乎哪里变了,小脸上的婴儿肥似乎悄悄褪去了些,轮廓更加深刻,五官似乎也更精致了,若说之前的江月初是块璞玉,那么仅仅一个晚上,这块璞玉好像猛然间被剖光了,有了华丽的姿态!

????这种变化微妙而真切,是外表,也是内心!

????修士进阶,本来就是身体和心性同时进行的,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!

????江月初从浴桶中跨出,握了握拳,感受了一下此时的力量,不无欣喜的绽放出一抹笑意。

????笑着笑着,她猛然一滞,想起晋级最后遇到障碍时,气海中的变故!那乾坤珠,竟然动了!